网站首页 |象山要闻 |社会万象 |金融财经 |旅游景区 |生活时尚 |各地新闻 |法治聚焦 |房产动态 |汽车资讯 |娱乐星闻

状告人大代表屡遭驳回,福建大田法官热衷“拉偏架”?

2021-07-05 11:24:56 来源:周末看法 字体:

福建省大田县居民吴嵩仑,因煤矿纠纷补偿向大田县法院状告三明市人大代表孙文斌等人,大田法院第一次判决驳回吴嵩仑的诉讼请求后被三明市中级法院发回重审。结果,在重审期间该院再次裁定驳回吴嵩仑对孙文斌等人的起诉。接着,该裁定再次被三明中院撤销并指令其审理。

吴嵩仑十分不解,本应秉持司法公正的办案法官,为何热衷帮人大代表孙文斌“拉偏架”?

\

三明市人大代表孙文斌(图片来源于网络)

法官第一次驳回诉请被判“发回重审”

吴嵩仑系原大田县上京镇十八孟煤矿的业主之一,享有十八孟煤矿35.7%的股份。根据大田县人民政府“田政文[2006]5号”《关于大田县乡镇煤矿矿井股份整合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十八孟煤矿进行整合。在整合期间,因吴嵩仑涉嫌故意伤害被羁押。2007年4月15日,在吴嵩仑被羁押期间,吴嵩仑原先享有十八孟煤矿35.7%股份中的15.7%被以315.57万元低价转让给吴选海。吴嵩仑恢复人身自由后多次向有关部门信访,有关部门组织整合后成立的福建省永丰煤矿有限公司、及股东协调吴嵩仑的股权补偿问题。

大田县信访联席办于2011年3月17日作出的《大田县信访突出问题化解进展情况》表明,为化解吴嵩仑长期信访问题,2011年1月7日,大田县法院陈晶副院长牵头召集上京镇党委有关负责人、吴选海、孙文斌到法院协商股东借款问题,吴嵩仑在春节前借款20万元后仍不满意,继续上访。考虑“两会”期间信访稳控问题,3月2日,陈晶副院长再次召集上述人员协调暂借吴嵩仑130万元。关于要求返还15.7%股份问题,该案经大田法院受理后,经过三次开庭审理,两次召集各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因双方差距较大,调解无效。

2012年3月2日,肖佳东以1.6亿元中标取得永丰公司的经营权,并签订合同承诺支付吴嵩仑相应股权补偿款879.2万元。2012年3月7日至4月6日,肖佳东通过其妻子刘明霞的账户向吴嵩仑支付了补偿款100万元,余款779.2万元至今未付。

虽然永丰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为张端艺、陈乘易和刘明霞,三人分别占股58%、25%和17%。而实际上,占股58%的张端艺,完全是孙文斌的代言人,孙才是真正的老板,该部分股东权利完全由孙文斌实际控制。

关于孙文斌是实际控制人的问题,在大田县方圆调解工作室于2019年3月13日出具的《关于上京镇信访户吴嵩仑息访息诉的建议》中也得到了体现。

《建议》称:为解决历史遗留的吴嵩仑补偿款问题,大田县群工部和大田县煤行办魏祥强主任等有关部门领导曾牵头组织永丰煤矿公司及股东吴嵩仑、孙文斌、吴开壮、吴选海等进行协调,随后永丰煤矿公司就此召开股东会商议,而后永丰煤矿公司内部股份重组中标人肖佳东与该公司向大田县煤行办书面承诺解决,并转账给吴嵩仑部分补偿款项100万元。2019年3月,肖佳东向大田县法院起诉吴嵩仑返还预付款100万元及其利息156万元。

因此,吴嵩仑补偿款问题纠纷再起,经我县方圆调解工作室多方了解、调查、稳控,以及耐心细致做其思想工作,引导吴嵩仑依法依规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信访户吴嵩仑于2019年3月13日将起诉书提交大田县人民法院,大田法院已受理立案,吴嵩仑并交纳诉讼费14.5万元,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停止信访。

\

至此,吴嵩仑将永丰公司、肖佳东、孙文斌等人起诉至大田法院,要求众被告依法支付其补偿款及利息共计2069万元。

吴嵩仑表示,既然案件到了法院,就应当由法院依法审理,公正判决。可结果是,孙文斌滥用市人大代表身份干预司法,给大田法院施压,逼迫大田法院作出对他有利的判决。

人大代表对法院有监督权,法院法官惧怕人大代表是很正常的。因此,大田法院于2019年9月27日判决驳回了吴嵩仑的诉讼请求。

吴嵩仑当然不服判决,上诉至三明中院。三明中院判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

再次驳回起诉被撤销并“指令审理”

结果,三明中院将案件发回大田法院重审后,经办法官还是想方设法帮助孙文斌开脱。

大田法院法官在重审过程中认为,2012年2月29日,肖佳东与吴嵩仑签订的《协议书》及双方关于支付纠纷股权款的约定,均系肖佳东与吴嵩仑个人之间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与永丰公司、张端艺、陈乘易、刘明霞、孙文斌、吴开壮、吴选海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永丰公司、张端艺、陈乘易、刘明霞、孙文斌、吴开壮、吴选海不具备本案被告诉讼主体资格。因此,裁定驳回吴嵩仑对福建省永丰煤矿有限公司、张端艺、陈乘易、刘明霞、孙文斌、吴开壮、吴选海的起诉。

吴嵩仑不服裁定,再次上诉至三明中院。

三明中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纠纷涉及煤矿股份转让、整合等相关过程,2012年2月29日《协议书》是否为肖佳东与吴嵩仑签订、有否履行,以及与永丰公司、张端艺等有否法律上利害关系等需要予以实体审理,且不存在《中华人民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的情形。一审法院在本案纠纷已被本院撤销判决和裁定并发回重审后,仍然以2012年2月29日签订的《协议书》与永丰公司、张端艺等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为由,先行裁定驳回吴嵩仑对永丰公司、张端艺等的起诉不当,应予纠正。为查明案件事实,有利于案件审理,对吴嵩仑的起诉应当依法进行审理。

为此,三明中院于2021年4月6日作出裁定:撤销大田法院的一审判决,本案指令大田法院审理。

\

案件被二审法院发回重审,一审法院仍然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驳回原告的起诉,这法官给人大代表孙文斌帮的忙,也得太明显了,这不是亦裸裸的“拉偏架”吗?

针对吴嵩仑与永丰公司等人的纠纷补偿款诉讼,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孙文斌,一直持“事不关己”的态度。那么,他真能躲避对吴嵩仑的纠纷补偿吗?

2020年6月17日,为协调永丰公司向吴嵩仑支付分红款的问题,大田县公安局上京派出所召集永丰公司相关人员召开会议,孙文斌的弟弟孙文龙代表孙文斌参会。

在会上,孙文龙表示:据了解,吴嵩仑有7%股份挂靠在肖佳东名下。按此计算,吴嵩仑最多可以预借合计人民币371万。但是吴嵩仑的股份是挂靠在肖佳东名下,在公司没有体现有股份。按公司法规定,分红借支款应转入肖佳东名下,再由肖佳东转入吴嵩仑名下,或者肖佳东写授权书,同意将吴嵩仑挂靠他名下的7%股份,最多可以借支合计人民币371万的款直接转入吴嵩仑的账户。

\

但是,该协调会召开半年后,吴嵩仑还是拿不到分红款。于是,他就向相关部门对孙文斌进行控告,同时向法院提起要求支付分红款的诉讼。在相关部门对孙文斌形成压力的情况下,永丰公司才不得不于2021年2月初支付上述分红款。

上述事实充分说明,孙文斌就是永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只可惜,作为人大代表的孙文斌,却没有人大代表应有的社会担当,让诚信黯然无光。

更严重的是,大田法院经办法官对其还有求必应,以致庄严的法治遭到无情地践踏。

市县级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已取得阶段性的成效,但为何大田法院还存在如此法官?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顽瘴痼疾?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cC5b1qCCrjUhVCWjN3aWQ

免责声明:象山视窗发布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象山视窗无关。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与象山视窗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谷结 )

  • 象山要闻
  • 社会万象
  • 金融财经
  • 旅游景区
  • 生活时尚
  • 各地新闻
  • 法治聚焦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象山视窗
象山视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